少彰||《一位在汉语中收拾时间的女子,在唐朝的屋檐下躲雨》原创诗欣赏

一位在汉语中收拾时间的女子,在唐朝的屋檐下躲雨
文/少彰
 
“蜡烛有心还惜别,替人垂泪
到天明”,重复唱出苦楚,切断
相思源泉,不曾敲打串铃善变之窗
采用丈量距离分行,一时无法
表达,倒象里脚步踉跄袖鼓胀
 
是否比落英更决然,生长在
塔尖的月色,走过荒漠的浩渺
做过天地的浆橹,曾托魔剑者
说:即使我拥抱着骑手的爱情
立马跳入胭脂云,和背部有羽翼
 
眼皮臃肿的素梅,编织争艳蔷薇
之梦,也不及辜负沿途风景 
自愿浑浊迷离的沟壑,道道割伤
我额际朱砂红,岁月的刀刃
想起声息酷烈,让络痕成为线弧
 
胡须的炊烟,并不贪婪李商隐
新奇,韦应物恬淡身份,永不
凋谢玉颜的竹翠,其实在汉语中
收拾时间,在唐朝的屋檐下躲雨
我本不该贪念世俗愿望翻读佛卷
 
可一方一净土,一草一天堂
色即是空空即是色,使我悟到的
平淡,不离不弃,数着历经过
磨难的错节才是人生完美,仿佛
怪状的钟摆,分针秒针不停忙碌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