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说“过年” | 冰雨

也说“过年”

  文/冰雨

  一想到过年,便会想到又长了一岁,不免心中有点感慨。

  小时候很是盼望过年,想着父亲能够做平时吃不到的好菜,想着多少还有点压岁钱,想着在那几天终于不用写作业了,于是就盼啊盼……

  可是母亲总是在叹气,那时候不明白母亲为何叹气,现在才知道母亲的叹气缘为何故。生活的艰辛和劳累便是一声声的叹气,却是往往无法用语言表达的。

  过年过的是平安和团圆。国人多有恋家情结,不管有钱没钱,也要回家过年。不管外面的风景有多美,还是回家的那条路最美。虽说这两年受疫情影响,倡导就地过年,可是那种念想是深固于心、无法改变的。千辛万苦的奔赴,只为了汪曾祺老先生的一句话,“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”。www.wk0592.com

  久居小城,感觉不到过年的多热烈气氛。女儿也说,这哪像是过年啊,和平常没什么两样。除了零零星星的爆竹声,年,都在超市里了。琳琅满目的货品,熙熙攘攘的市民,再加上喜庆的音乐,大红的灯笼,无不提醒着年到了。

  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春节是中国古老的习俗,囤年货,炸丸子,贴春联,包饺子,等等,都为了年而忙着。所以无论大事小情,到过年的这几天都能暂时的放一放,说说吉祥话,拜拜祖先们;收拾收拾心情,再走上新的征程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