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型小说:要钱 | 于海涛

  作者:于海涛

  我的老乡朋友、盲人按摩师老吕,大年初一就到我这里来了。点上烟,喝口茶,老吕开始向我吐槽啦。

  “老弟呀,你吕哥我这个年没过好,生了一天的气!”

 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,继续引导着他往下说:“这大过年的,谁又惹着你了呢?”

  老吕叹了口气,我能闻到他呼出的酒气:“年三十,我给我妈微信视频拜年,你猜我妈怎么说?她说:‘儿啊,也别光用嘴拜年呀。’”

  我疑惑不解:“别光用嘴拜年,是不是你妈想让你对着手机给她磕头呀?”

  老吕的声音提高了八度:“要钱!她稀罕的是钱!我一个头值几个钱?”老吕连着喝了几口水,继续说:“我问我妈需要多少,她说千头八百的干不了啥,没出少也得三千。我二话没说就给她转过去三千。不一会儿,我大哥家我大侄女发微信过来。也怪我嘴欠,把我妈跟我要钱的事和她说了。老于呀,这一说可就坏喽。”

  我爸给老吕续茶,老吕又点燃了一支烟:“我侄女一听我给她奶www.wk0592.com奶转钱就不乐意了:‘二伯,你给我奶奶转钱干啥?她又花不着,还不是都给我三伯家我小弟花了?我三伯过日子也不着调,有人看见他老去钓鱼。’”老吕说着,叹了口气继续说:“要说我这个弟弟呀,过日子确实不怎么靠谱。这又得了肾结石,刚做的微创手术还不到一年,干点活就腰疼。你说咋整?我这当哥的光棍一个人咋都好办,他那拖家带口的挺困难,我寻思着帮他把眼前的困难过去不就好了吗?再说我这个侄女,今年21了。在江苏一个电子厂当助理,不少挣钱,过年也没回家。三十那天,从微信上和我连哭带闹,说我给她奶奶多少钱就得给她多少钱。她还向她爸、她奶奶哭着发微信告罗圈状,说我欺负她。我妈就发微信质问我,怎么没大没小的欺负一个孩子。老于,我这火‘腾’的一下就上来了,使劲吼我妈:‘谁欺负她啦?还不都是你这把老骨头惹的祸!’”

  正说着,老吕的侄女就发消息过来了,老吕点开听语音,“二伯,昨晚你没给我转钱,今天涨价了,八千,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  老吕早就和我说过他这个侄女。侄女很小的时候,老吕的大哥大嫂就离婚了,侄女、侄子就是跟着老吕的父母长大的。这个侄女是花老吕的钱最多的,老吕给她买手机,买衣服,就连老吕买的保险,最终受益人都是写的侄女。侄女还想让老吕把钱全存到她那里,等老吕老了,她给老吕养老。

  老吕反问她:“用我的钱养我的老,那算你给我养老吗?”

  说到了养老,我总是固执的认为:作为父母,尤其是孩子有残疾的父母,谁希望自己的孩子晚景凄凉、老无所依呢?

  扶老吕上完厕所回来坐下,我问他:“你母亲替你考虑过养老问题吗?她会不会偷着为你攒点钱呢?”

  “不会!”老吕回答的斩钉截铁。“就她?她哪有那个心吆。你吕哥眼瞎是不假,可我又不傻,我妈心里咋想的我不忒清楚呀?她话里话外就是我这个傻老二能挣钱,光杆一个人好过。她那两个儿子又是老婆又是孩儿的不好过。她曾经说:‘老二的钱又花不了,不帮哥哥弟弟、侄男哥女帮谁?’”

  呆了近两个小时,老吕起身要走。留他吃饭住下,他坚决不肯,说和几个哥们约好了去赴他们的酒宴。

  送老吕往外走,我好想对他说:都说舍得舍得,但是舍了就能得到么?这话,我终是没有说出口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