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qqs85"></bdo>

      1. 头条推荐 更多

        精选推荐

        • 也说“过年” | 冰雨

          2021-02-14 | admin

          也说“过年” | 冰雨

          也说“过年”  文/冰雨   一想到过年,便会想到又长了一岁,不免心中有点感慨。  小时候很是盼望过年,想着父亲能够做平时吃不到的好菜,想着多少还有点压岁钱,想着在那几天终于不用写作业了,于是就盼啊盼&hellip;&hellip;  可是母亲总是在叹气,那时候不明白母亲为何叹气,现在才知道母亲的叹气缘为何故。生活的艰辛和劳累便是一声声的叹气,却是往往无法用语言表达的。  过年过的是平安和团圆。国人多有恋家情结,不管有钱没钱,也要回家过年。不管外面的风景有多美,还

        最近更新

        • 吴清建||《季节变瘦,挂在枝头的月,写满沧桑》原创诗欣赏

          2021-04-27 xiaodou 11 次 美文美句

          季节变瘦,挂在枝头的月,写满沧桑文/吴清建  春风春雨唤春光  花红树绿莺飞草长  夏日骄阳似火  大地绿成了碧波万顷的海洋  天高云淡秋风送爽  丰年的喜讯随风传扬  季节一天天丰满  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  一个个晴朗的夜晚  栖息在枝头的月亮  满面娇羞情意绵绵  亲吻着片片绿叶  悄悄话说个没完  漫漫长夜相依相伴  朔风骤起霜雪寒  落叶飘零影孤单  季节渐瘦月依旧  寻寻觅觅上枝头  昨日繁华今难求  满目沧桑与谁诉  莫叹息少悲伤  季节轮回本寻常  叶落归根壮枝干  来年叶茂花更香

        • 曲径通幽||《烟水沉月》原创诗欣赏

          2021-04-27 xiaodou 1 次 美文美句

          七绝.烟水沉月文/曲径通幽  雾霭迷蒙镜中花,  香云心事度虚华。  黛钗演绎奇葩怨,  怎得春秋见晚霞?

        • 赵秀永:煎饼情深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0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煎 饼 情 深  ■赵秀永  说起煎饼,在上个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是我们家乡人们生活中一份主食。它具有清脆可口易于保管、老少皆宜诸多特点,受到人们的热爱和推崇。  据文献载明:煎饼最早出现在秦朝初期,始皇嬴政为抵御外敌侵略,保护国家安全,在北方地区修建了万里长城。孟姜女夫婿范喜良征修长城三年杳无音讯,她思夫心切,奔走千里在长城下寻夫没谋其面,因而痛泣十日哭倒了长城,她途中携带的干粮就是煎饼。  三国之初,诸葛亮辅佐刘备,因兵少将寡经常遭魏兵追杀。一次蜀军被困山东沂河、湅河之间,锅灶全无将士们陷入饥饿之中。诸

        • 李恩球: 春天的日记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春天的日记 ■ 李恩球 01 2021年2月3日(农历2020年腊月22日),星期三,晴。都说立春大于年,在乡下,家家户户都会放鞭炮接春的,可是在城里不一样,放鞭炮是被禁止的。快过年了,很多人都回家了,我妹妹们明天也要返回&hellip;&hellip;我有些想家乡了。清晨,我站在楼顶,眺望着远方,写下了一首诗。 七绝&middot;立春 曦光明媚鸟鸣枝,平水信潮涨碧池。倚眺楼头瞻万类,春风摘取第一诗。 02 2021年2月4日(农历2020年腊月23日),星期四,晴

        • 发在春末的嫩芽 文/王先梅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发在春末的嫩芽  文/王先梅  从开春以来,在街上卖绿植盆栽,几乎每个顾客都诉苦惋惜他们被冬天冻死的花草。  是的,今年冬天!已经转过年头了,应该是去年冬天的那场雪,那场降温,来得猛烈是多少年不遇,又让人猝不及防。对于人们还没来得及搬进室内的盆栽,那就是一场肃杀,就连预先搬到室内的绿植也一场大浪淘沙似的清理,能够存活下来的也所剩无几。  我的那间存放盆栽的房间之前还是做过防御措施的,却也始终没逃过这一劫,打开房间,那场面惨不忍睹。我曾一度不敢打开那间房门,不敢走近那间房子,眼不见心不烦,我害怕自己心痛的感

        • 想跑的蜗牛|写给我站队一直排头、成绩一直排尾的小女儿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想跑的蜗牛  文/庞立亚  一直不怎么受待见的小女儿今年六年级了。她干什么事情都是特别的慢,是我操心最多的孩子。尤其是在吃饭和学习上,磨蹭起来的那个劲儿都能把人气死。  从两岁多上幼儿启蒙算起将近10年的时光,我却好像苍老了20多个春秋的岁月。不管你用任何奖励或者惩罚的办法及手段,都无济于事。她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,不紧不慢毫无节制地磨蹭着,管你急死、气死呢?她的脑瓜子根本不会想着你那急火上房的原因,她的眼珠子更加是看不到你那气急败坏的情绪&hellip;&hellip;  我一度认为她是我

        • 短篇小说:霓虹灯 | 作者:徐邮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徐邮  灰蒙蒙,雾茫茫。W市傍晚的大街上自行车如潮,初上的华灯,点燃了五颜六色、形状各异的霓虹灯,宛如夜色中闪动的彩色音符。临近闹市区,霓虹灯更加密集。他被这大城市的霓虹灯晃得眼花瞭乱,头晕目眩。这不是他日思夜想的谜一般的霓虹灯吗?今天他怎么会置身于这五光十色的梦境中的?他又是怎么来到这繁华的大城市的?  从他记事时起,他所到的最远的地方,是距家乡小镇三十余里的县城。他家所在的小镇之小,有一个不甚文雅的比方:牛一泡尿,可以从镇东口一直屙到镇西头。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中国,这样偏远的山区小镇连电

        • 微型小说:踮门槛 | 作者:独孤吟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独孤吟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农村经济普遍性比较匮乏,能造起楼房的比较少,一般人家都是平房而已。  那时候的平房,不管是家里的大门还是小门,跨进跨出都有一条约十公分高的木门槛。就为了家中那几条十公分高的门槛,何芬芳这几天心中气呼呼的。  难道不能动的门槛,也能惹何芬芳生气吗?莫非她跨进跨出的时候曾被它绊到摔过跤?非也!非也!  那是因为什么呢?原来同村有个与她年纪差不多的女人蔡绿姣,说关系亲近也不算亲近,说疏远也不算疏远,就一般的关系而已。可近一个月来,蔡绿姣明显地比以往向何芬芳家跑得勤。跑的勤倒

        • 夜的窗口 北京/陈玉豪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夜的窗口 飘进来的是星光 月光和夜风 是屋檐下燕子的呢喃和呓语 飘出去的是灯光 目光和心神 是孤独里心底的乡愁和惦念 飘进来只用一瞬一时飘出去则需一生一世

        • 学党史·颂党恩|王振常:粉身碎骨何所惧 誓叫日月换新天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粉身碎骨何所惧誓叫日月换新天  王振常  值建党一百周年,看到祖国日益昌盛,人民愈来愈幸福,作为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我,感慨万千!今天幸福是多少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,我们怎能忘怀!情不自禁地想起家乡一位革命英烈一一潘俊三。  潘俊三烈士1894年生于邳州市岔河镇黄庄村一户比较富裕的农民家庭。其父潘文让老人是种田能手,老夫妻持家有方,潘俊三从小聪智过人,父毌决心把他培养成材,出人头第,荣光耀祖。潘俊三从小读书十分刻苦,成绩出类拔萃,从小立下长大报效祖国的决心。  1915年他考取邳县第一高等学堂,学

        • 袁大庆||《不经意间翻出自己泛黄的照片》原创欣赏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不经意间翻出自己泛黄的照片作者:袁大庆 轻抚褪色的照片,十年,二十年,甚至&hellip;&hellip;更加的久远,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,那着装,土的掉渣,那发型,像个玩笑,幼稚的背景,竟是赶时髦的妙招, 唯有,稚嫩的脸,清纯的眼,成了岁月里令人难忘的诗篇,曾经的曾经,现在的现在,青春跌落在流年里,容颜掩埋在流沙中, 再好的粉底也掩不住岁月的痕,再贵的服饰也修不回少女的身,岁月如刀啊,深刻了苍颜,形体如发面,甩不掉的游泳圈,唏嘘,感叹,庆幸的是岁月只改变了容颜,我向上向善的初心依旧未变

        • 散文:盘古庙记行 文/王炳侠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文/王炳侠  初冬的华北大平原,没有了青纱帐,没有了呼啸的北风,只剩下了一望无垠的故事。  也许是暖冬的缘故,太阳也是暖暖的挂在天空,看着世间忙忙碌碌的人们。  趁着假期,沐浴着阳光,我又一次来到了盘古庙。  与古庙结缘应该有三十几年了。那时,偶然的机会,听到了“自从盘古开天地,三皇五帝夏商周”一句俗语,并知道了盘古庙就在沧州青县,只可惜无缘相见。在大学求学期间,就此事,也曾讨教青县的朋友。尽管这位朋友离盘古庙不远二十几里的路程,却对这位始祖知之不多。  盘古庙位于青县城南6公

        • 微型小说:买票 | 作者:董湘莲

          2021-04-26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董湘莲  售票处,室内排满了去各地的乘客。这位向来讲文明讲规矩的瘦骨嶙峋的老头,站在排队的最后面,望着这么多人,感到后悔,不如早来一会儿有把握买上车票。他又望了一眼排队的人们,买票的人都自觉地排着队一动不动。  眼看着买票的人越来越多,有个别不想排队的人,争先恐后凑到售票口前,准备乘机而上。  卖票时间快到了,这位瘦老头在后面急得站不住了,也跟着凑到售票口前,后面有无数只眼睛盯着他们,多希望按顺序买票呀!  一位着装警察出现在售票处,大家见了满脸喜悦,顿时把目光都集中在警察身上。  &ldquo

        • 微型小说:女人的报复 | 作者:威子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3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威子  八年前,丽娟与秋燕大学毕业后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工作,两年后,二人又在同一年结婚。她们俩的老公都是企业的高管,家庭条件也都很优越。她们都为嫁了个优秀的老公而感到自豪。  本来丽娟与秋燕就是大学的同学,再加上几乎是同样的生活轨迹,使两个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。因为她们的关系,渐渐地,她们两个人的丈夫也成了好朋友。更巧的是,在她们俩结婚一周岁之际,她们二人又几乎同时发现自己的老公出轨。  丽娟在确认了老公出轨的事实之后,她没有与之争吵,而是协议离婚后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城市,到另一个自己梦想中的城市开拓

        • 微型小说:血案 | 作者:杨过船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杨过船  九十年代初期的石桥镇街道刚刚从L形发展成回字形不久,卵石公路将街道内外两个口字分开,住着百十户人家。西北两头大都是原来乡镇站所解体后承包的门面,生资、兽医、供销之类,信用社、卫生院也在这两条街。东南两面则是搞活经济后开始从商的个体户新修的商住房屋,全都是两到三间的砖瓦平房,裁缝、剃头匠、酒坊、铁匠铺、生鲜卤菜之类都聚集这里。石桥镇不赶集,是百日场,因为辐射周边近三十个村寨,各个门面的生意都还温温火火。  九十年代初期的石桥镇街道还没有呈井字形散开,由回字形向井字形散开是从东南角开始的。

        • 微型小说:隐婚 | 作者:路志艳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路志艳  “把你的个人基本情况先自我介绍一下&hellip;&hellip;”女面试官阴沉着脸看着陈茜。  “陈茜,二十四岁,大学本科,在校时是学生会宣传部长&hellip;&hellip;”陈茜紧张地应答着。  “婚姻状况呢?”  “未婚。”陈茜此时的心里很纠结,象做错了事似的低下了头。  “好,回去等通知吧。来,下一个&hellip;&h

        • 微型小说:三喜临门 | 作者:吴岳华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吴岳华  这真是梦境,打破了时空界限,如此的奇怪、有趣、神奇。  在龙凤河边,我用抛钩抛鱼,抛到了一条罕见的大鱼老鱼,围观者不下几十人,钓友范仲淹、梅兰芳、孔尚任、柳敬亭前来祝贺,龙窝口的龙,凤凰墩的凤凰,也龙飞凤舞来助兴。  我把大鱼放生了,先是一片哗然,接着鼓掌点赞。  历史上的文学巨匠四大名著的作者,现代的当代的大文豪,参加我的三部曲长篇小说《奋斗》、《努力》、《坚持》的研讨会,最后我发言,说了今后创作的打算,再写新三部《信仰》、《旗帜》、《道路》,还有一本《理想的藏书》。  早已逝去的爷

        • 少彰||《哥哥,寂寞徘徊中,请原谅我这样不安分地想你》原创诗欣赏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哥哥,寂寞徘徊中,请原谅我这样不安分地想你文/少彰 也讨厌白鹭,像李梨抓梅红一样踉跄,千里之外有苦守湘江的芦芨,总在不期然间为欣喜心海,种下半枚月涩杜撰后街小巷斑驳的田横 越是风平浪静,越凌乱的荆棘在有形抑或无形中,两手空空呼吸急促,愁容满面,望着杯底咖啡残渣,我不怨俘走人生暖意,夺落叶梦呓轮回 垂头丧气的灵异,也不恨夜里随风敲打窗棂,使树影婆娑情绪失控,坏了一方城池的串流指尖放纵歌酒,一口能吞下山石绪间全是过往别过云烟,衣 不沾人家万愁,去过一趟苏北睫毛上长苔藓,踩着露珠点亮未来季节时序的哥哥,寂寞徘徊

        • 少彰||《时间的马匹从书本里回到昨天》原创诗欣赏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时间的马匹从书本里回到昨天文/少彰 意境阑珊处,用老掉牙纯真可爱遗落殷红,深爱丛生墙角一辈子轻声说“老家伙,我离不开你”脖颈长嚎的韭菜,开出盈盈不为风雨所扰,置于阡陌之上的芍药 已然成为废墟凤凰台伴侣的火把借此寂寞失聪,遇到渔岛,不归来撕裂悠远野旷心扉的鸥鹭,有随洛云而逝的叶,喜欢未解之谜等一个人寂静,面对硕大苍穹 燃起烟蒂,烧痛绪白的稀薄席卷悲怆,默默容忍我胭粉气摔断骨头连着筋,栖身北方不留英雄名的哥哥,誓死守护中回过头来想起坚固铠甲时间的马匹 从书本里回到昨天,无关霞帔灵魂,无

        • 如梦令·惜红衣 文/励树才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0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如梦令·惜红衣文/励树才 昔年郎赠红衣,情深不言而喻。今日复又见,物是人非已去。惜衣,惜衣,流水叹花往矣。

        • 追光者 文/励树才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追光者文/励树才 凿壁偷光读真经,挖得乌金送光明。囊萤映雪实可敬,飞蛾扑火叹精英。

        • 微型小说:魏铁锤的媳妇儿 | 作者:金胜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金胜  魏铁锤的家在城郊区的村子里。也许是沾了城郊区的光,这里的适婚男人就算是歪瓜劣枣儿,也能讨上个媳妇儿,平时脑筋缺根弦的魏铁锤就讨了山坳里的女人二菊,用二菊的话来说,我就是贪图城市郊区这个地方,否则也不会嫁给魏铁锤这个“蹩脚货”。  二菊在嫁给铁锤之前是结过一次婚的,生了个闺女已有五岁,前任男人也是另外一个县城郊区的人家,至于二菊被“休”的原因,她自已说是婆家重男轻女,因为自已生了女孩的缘故而提出离婚,言语中是满脸的委屈。铁锤听了就说着替媳妇儿

        • 中篇小说:斩马刀 | 作者:王辉明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  作者:王辉明  掏子弹那件事,黄大茂记得更清楚。  小学的最后一个寒假,还有一个学期小学就毕业了。那天是星期天,天还没亮,黄大茂就跟随父亲来到大佛寺长江边。  平常天,父亲下河掏水柴,要到傍晚时分,母亲才吩咐大茂去河边接父亲。去的时候,大茂翻黄荆坡下大佛寺,这条路近。路边还有家烟摊,是个矮子,却有个硕大的脑壳,喜欢给过客讲古。如果去得早,大茂就坐在阶沿上听一阵。回来时,因为背着水柴,只能走平路,从江边进苏家湾,过三残桥上东佛段正街。  灰色的天空有只老鹰,盘旋着,越旋越低。河滩上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挤在一

        • 童年看纸书 文/曹加宝

          2021-04-25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童年看纸书  文/曹加宝  中国的文化是相通的,爱读书的人都能从文字中找到心灵相通的地方。也能从中得到一种心理上愉快的情绪,同时给生活中的氛围增加一些有趣的调料。人生的滋味各有不同的感受,一本充满正能量的书,总能给以我们最美好的启迪,引领我们走向更广阔的文学世界。  世上各种类型的书不计其数,然而数不胜数,谁都无法藏尽。既然喜欢读书,免不了向别人借阅,在相互借读的过程中,时常会遇到“概不出借”尴尬局面,也遇到过死缠烂打“非借不行”的伙伴。对于借书,我一直很守

        • 孙龙:那一丛野枣花(短篇小说)

          2021-04-24 xiaodou 1 次 诗词歌赋

          那一丛野枣花  ■孙 龙 0  快走!磨蹭什么?邓锡垕被人推搡着。  感觉中,他终于走上了爬山的路,猛然,他觉得有树枝上的刺在扎痛他的脸,火辣辣的,恍惚间,他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花香,是石龙湖东邓湾家门口那棵枣树花的香味?但又不全是,邓锡垕停顿了下。  以后的许多次睡梦中,他都过见过那花朵,碎小的,白中间绿的小花朵,每一次他都被熏醒,折磨人呢。邓锡垕在以后的年月里,竟然不止一次地讲给他唯一的亲人——孙子邓晓山听。他讲那花朵儿,一直像铃铛一样晃悠并且响在他的日子里&helli

        微信二维码
        丰满巨肥大屁股bbw,狠狠热精品免费视频,好紧我太爽了视频免费,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 网站地图